理科脑,语死早。一万匹脱缰的马,在她脑海中奔跑。

© amuoh
Powered by LOFTER

可爱。

总部来人培训了一天,快下班急急忙忙给领导准备签证材料。领导冷不丁抬头看了看:
“你怎么看起来这么热呢?”
我:“嗯?”
“啊,看错了…”

下班去厕所顺便照了照镜子,一脸油就算了,腮红真是瞩目……

NARS腮红真是太特么持久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喜欢小雷哦 简直迷上了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承认自己有借鉴很难么
看过人家的本子,欣赏人家的设计,很喜欢,想用。但是不行的呀,万一照搬不是太显眼了,我要改一改,让人挑不出错处才好。

…………

“她说得好有道理呢 你这么咄咄逼人真的是你不对”
“同样都是太太 你看看人家态度多好”

…………

这甚至不是三观的问题
这是智商的问题

(不是说列出来1234就是有逻辑了好不啦

06.30.2017

有点慢热的一部剧 看到第一集你可以预估它的质量不会差 任何一个角度都应该可以打到7-80分 完全不会过度 但是也总是感觉差一点点…
直到第六集开始 前边埋的梗才不紧不慢都体现出来 作为观众还是不能太心急 跟着节奏走
截图大概集中出现在第七集 一个第一季中的小高潮 终于感觉到惊喜了
看到typhoid mary 专业相关又小激动了一下下
这年头看剧越来越少 已经不太承受得住一部接一部尝试烂片的过程了 所以 很满足了

(啊不想等广告 所以充了扣扣视频会员……

始发和终点都是从没去过的地方,这城市是很大了。

于是哼着歌差点坐成和家相反的方向……

用恶意揣度爱能得出什么好结论?

看不到他人如何谨慎地构思,节制地表述,却又大胆地尝试,只跟随本能大声尖叫着指责,却还要道貌岸然地在第一时间摘清自己,使自己处于无法被攻击的位置,还真以为你理所应当的怒火真的缘起于什么光明的动因吗?

尝试,是的,仅仅是初次尝试,也要只是因为它或许被一些人认为“不当”而被要求“精准”、“无误”、符合某些人的审美情趣(啊当然,决定其是否过关的标准也要理应由这同样的人制定)。

且不说是否可笑,这些人却似乎已经被天然认定是“宽宏大量”,自然无可厚非了呢。

可不是么,你看更多的人根本不会允许这种东西存在的,所以你还有什么理由不谦卑接受呢?

什么?你还不愿意?呵,看看,早就说过吧,你从...

珍爱学术 远离百度百科

救救孩子

还是那个观点
连基本的阅读理解能力都没有就一口一个
“我觉得不合适”
“我不同意”

【您这种意见恐怕不具有任何价值

🙄️🙄️🙄️

《天涯霜雪》今天二刷,一早就加入购入车,定好闹钟提前五分钟打开淘宝等。八点变字那一秒,立刻付钱。

就,没抢到前十。。。

我都想好收到的时候怎么得瑟了……

和脑公面基一周年纪念日
认识你真的是太好啦
搞cp很开心 在一起吃喝玩乐的时光也特别美好

(中午,吃饱喝足散步回楼里)
同事A:最近在追hls没啊?
我:嗯…第一天放的时候看了看【保持高冷
同事A:比较喜欢谁呀?
我:【假装思考5s,谨慎】比较喜欢配角,比如老谭,比如赵医生
同事A:哈哈哈,我也是!那你觉得小包总呢
我:【窃喜】哈哈,小包总骚浪贱特别可爱
同事A:对哈,他的眉毛太喜感了,每次看到都无法集中注意力看剧情… 其实我觉得qxx也挺可爱的
(仔细回忆小包总的眉毛时,同事B&C从后面赶上)
同事A:我们在聊hls,你们喜欢谁呀?
同事B&C:小包总啊!因为他帅!!
我和同事A:???!
同事B&C:那你们说谁比较帅?
我和同事A:赵医生啊!!
同事B&C:【难以置信脸】...

有话好好说 别尬诗了行么
吃了饭回来发现win10自己安装更新了
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后……
…我就当它是中毒好了

周末愉快
搬砖狗如同咸鱼只想挺尸
来首中老年disco吧

这么短?
这么快??
加起来也不够啊……

霆峰真的太好了… 暴风骤雨式哭泣😭

第一次订发发 拿着剪刀鼓捣半天 成功摧毁一支鹦鹉嘴郁金香…
最后效果凑合能看吧…
节日快乐呀!
(忽略损友日常拆我台

啊 拯救拖延癌就是拯救人生啊朋友们

白蟒蟒:

每工作两个小时 刷新一下 就能有新的惊喜
太精彩了 比您文中的情节还要引人入胜
严肃纪实文学正在连载
不禁起立鼓掌

“说到底,人群是一个幻觉。它并不存在。我是在与你们个别交谈。”

继民间统计学家大批涌现后 谈判专家们也冒了出来

蠢 恶 贱

求仁求恕
恕人恕己

不要污:

昨天和圾圾讨论,复仇者的宿命问题。

如果革命者称理想有两种,一种是我实现了我的理想,另一种是,理想通过我得以实现。那么复仇者是不是就非要像梅长苏一样让自己走向毁灭,才能换取想要的正本清源。

所以庄恕不会毁灭。这一次他依然是伪装者,同样是复仇者,但首先是一个医者。

是一个拯救者。

之前说这两部剧的复仇非常执念于将结果彻底干净的“修正”,那么修正也分两面,修正他人,亦或修正自己。

复仇是正义与真相归来的号角,却从来不会成为一个救赎者心中的主题。在坚守道德标准之外,如何做到不凌驾于人,又如何做到与自己和解,庄恕是来昏暗中求生的希望的,他或许可以拥有比更多复仇者更光明的结局...

浙江台更新看得热血沸腾,天台戏立刻想起这条关于“复仇”的讨论。污太说得特别好,正午挑选剧本时对这一题材的执着很值得探究。

《琅琊榜》里梅长苏“重生”后的复仇行为(和剧名的英文翻译倒是很契合)也许试图通过精神和形体的异化表达“灵魂不灭”的概念,因为他过分羸弱的肉体和反复出现的死亡倒计时仿佛在进行某种重复性暗示,复仇者是一个“鬼魂”,这样经典的桥段很难让人不联想到哈姆雷特(嗯,更大的可能是我想太多)。

庄恕的复仇和梅长苏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杀父与弑母(当然,这个不直接)的情节;比如梅长苏复仇过程中核心人物萧景琰的生父是他复仇的对象之一,而庄恕的回归开门见山就是向陆晨曦极为敬重亲近的傅老师复仇。更为复...

笑死了哦
协议?谁签啊 代表谁 谁来履行 限定谁的权利规定谁的义务?
所谓协议内容的拟定有什么依凭?
说得好像所谓“XX圈”是什么有限责任公司一样 还得按照你的要求出个法人代表?
不就是为了下一次可以用比新华字典里收录的还要齐全的脏字污染眼球的行径提前找理由?

从头到尾 只有个体需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谁作恶找谁去 


哦当然 小学生初中生犯错还是首先要找到ta的监护人 



因为有人在地铁车厢里拉屎 就要把恰好坐同一车厢的乘客都拉去治安拘留哦?还要一起摁手印交罚单?

先倒立清一清脑子里的水哦小朋友

【楼诚】三月的一整月

“终于有人 告别三月天
一路 向南方
想必此刻 他乡已温暖
春风 正拂面”*

明诚料理完最后一株玫瑰,舒了口气,脱去一身园丁的行头才不慌不忙回到另一位明先生身边。
三月中,巴黎郊外乍暖还寒。明楼站起来,趁明诚欠身端起茶盏的工夫,把腿上的绒毯披在他肩头。

“是我的信?”
明楼的金丝镜架下压着一支小巧的信封,倒扣着,并未封口。再下面,是今年的学生论文,横竖各一摞,累放在一起。有时候审得累了,也交换着看,不过最通常的情况还是很难发现对方门下有谁更高明一些。

“您看过了?”明诚挑眉。
“啊。”
算是默认?
明楼背对着他,左右扭了扭腰,又抻一抻胳膊,并不打算转过身来。闷了一会,终于还是无奈嘟哝一句:“信封上只有一个'Ming...

安利一首歌

🙄️🙄️🙄️
不是很懂一些人的想法 真的
不管你是因为某些你喜爱的“太太”受到攻击而义愤填膺 还是看到你讨厌的“太太”终于被挂而大快人心 都很不理解

招来了那么多傻逼对你喜欢的人污言秽语 那么多对两个人私生活造的谣就那么堂而皇之糊得满屏都是
冷漠和沉默是不同的
这也不是什么cp圈文手的粉黑大战
🙃🙃🙃

我的内心一片平静甚至停止了跳动🙃🙃🙃

上周社会新闻感觉还都是段子 这周只有怀疑自己是否身处现世的迷茫感了

1/5